礼业之家

  • 商务合作QQ: 645269546
  • 交流群QQ号: 753109942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手机号快速注册登录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名校生进卷烟厂:当个体选择遇上“职业等级观”

[复制链接]

91

主题

91

帖子

237

金币

礼业楷模

Rank: 2Rank: 2

积分
182
发表于 2021-7-21 19:46:07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作者:知著网

「没有一项工作可以被轻视,在“伤仲永”之前,不如让理解与尊重先行。」
<<<近日,河南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发布的一则大学生招聘拟录用人员公示引发热议。







《公示》部分截图

《公示》显示,该公司的“一线生产操作岗位”共录取135人,其中不乏有来自中国人民大学、武汉大学、河海大学等“985”、“211”或“双一流”名校的本科毕业生,甚至还有毕业于国内外高校的硕士研究生。

“名校毕业生”到工厂车间里的“体力劳动者”的转变让不少网友感到惋惜,发出“人才浪费”的感叹,也有人从大学生就业市场正在经历“学历贬值”的角度出发,理解这样的职业选择。



微博热搜
事实上,类似“伤仲永”而引发社会关注和讨论的事件不一而足,从“北大毕业生长安卖肉”、“海归入职中小学”到如今备受关注的“名校生进卷烟厂”、“中传硕士毕业去卖房”,名校毕业生的就业去向总能牵动大众目光,引起人们对“教育错配”现状的反思。
从某一新闻事实中窥见某种社会问题自然是件好事,但我们也要警惕裹挟其中的固化思维和焦虑情绪的侵袭,以免陷入另一种自我价值评判失衡的漩涡。

揭开卷烟厂的神秘面纱

名校毕业生为何进厂?

当#人大武大毕业卷香烟#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时,不少人在惊讶之余,也对卷烟厂“一线生产操作岗位”的工作内容产生好奇。

根据极昼工作室对具有相关经历人员的采访,卷烟厂的一线车间主要包含“制丝”和“装包”这两项业务,承担着将烟叶制为成品烟的各项工作流程,生产操作员们则日常按照“两班倒”或“三班倒”的制度轮流更替工作。


一线车间的“卷包”工作
这样的工作内容描述基本符合大众对流水线车间工人作业的想象,人们对“名校毕业生”自愿选择靠体力进行生产劳动的困惑和追问,一时也将卷烟厂所处的烟草行业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从微博话题的热评和相关的人物采访中,我们不难看出卷烟厂一线生产工作的特殊性。

卷烟厂的一线生产与传统观念中员工流动度高、薪资福利较低、职业发展受限严重的制造业生产工作不同,不仅拥有相对可观的经济收入,还具有较为宽广的上升空间。据报道,卷烟厂新人的税前年薪可达15万元,未来也有转岗为技术、销售、管理等人员的可能。

并且,作为“铁饭碗”工作的代表之一,与之相配的就业安全感和社会认同也是影响应聘者们做出选择的重要因素。良好的薪酬待遇、稳定的工作生活、备受认可的社会地位,可以说卷烟厂的“一线生产操作岗位”基本满足许多毕业生对首份工作回报的期待,他们对此岗位的青睐也情有可原。



网友评论

那么,为什么名校生们做出这样的职业选择会引起如此热议?或者说,如何理解大众对名校毕业生的格外关注?

一方面,名校毕业生们曾经在“脑力”竞争上取得的阶段性胜利,使得他们在大众认知里几乎与“体力劳动”、“手工操作”绝缘,自然地与“卓越”、“精英”、“白领”等词联系在一起,从事基础工作或投身生产前线等脱离想象轨道的工作很容易被认为是“掉价”之举。

另一方面,名校被认为是“国之重器”,肩负为国家和社会输送高质量人才的庄重使命。因此,名校毕业生们既头戴学校标签赋予的“光环”,也承担着话题聚焦带来的层层压力和社会各界的殷殷期盼。



高晓松在《奇葩说》里提出“名校是镇国重器”

因此,与名校毕业生投身社会基层工作或基础教育不同是,在卷烟厂进行“制丝”和“卷包”工作似乎很难与服务人民和培养人才相提并论,更像是个体对稳定物质生活向往的屈服和妥协,而不是以为国家作贡献为导向,这就与社会期待相背离。

但是,在工厂车间“制烟”是否就意味着“低人一等”,或是喻示着对社会责任的逃避?在这里,我们还是要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解开“伤仲永”情绪

跳出职业等级论

对名校毕业生从事“制烟”工作的过度审判和苛责,从某种角度上折射出社会普遍存在的学历“出身论”和职业“等级观”。

前者从教育提高人力附加价值的功能和反映个体内在能力的信号机制出发,将学历文凭作为评判工作实力和劳动生产率的首要甚至唯一标准,却忽视技能培训、工作经验等因素在职业领域的替代效应,也将个体的性格特点、兴趣爱好等特质排除在考虑范围之外。

后者则根据某种职业所对应的经济收入、权力地位和社会声望,将现有的工种进行分层评级,而从事体力或技术工作者往往处于割裂的劳动力市场下层。



百度中的部分“工人”图片

两种观念的交叠导致学历常常与职业选择牢牢绑定,形成一种固化且狭隘的评价体系。而在这个评价体系中试图突围的人,则会成为聚光灯下的焦点,成为或“坠落”、或“逆袭”等反转叙事的注脚。

可是,一个开放、包容、有活力的社会本就不应该有“士农工商,三教九流”之分,更需要一种流动职业体系,因为评判标准的确立不仅限制了个体自我价值实现的多元途径,也窄化了一个行业的发展可能性。



微博热搜

就在今年5月,一篇题为“清华-保姆阿姨 35K管家”的帖子在小红书发布后也引起大量关注。人们在对“人才浪费”、“学历贬值”的广泛讨论中往往忽视了家政行业自身正在走向精细化、周密化,市场切实存在对高学历人才的需求,而求职者也是在对发挥自身优势的期望下,理智地做出与市场“对接”的选择。

回到对“卷烟”的讨论也是如此,如今的制造业不断追求自动化、机械化、智能化,卷烟厂的一线生产操作手段并没有停滞不前,并且同样需要有能力进行提质改造、维修调试机器等工作的人才。

因此,越来越多高学历者的“下沉式”就业既是对职业等级观的突围,同时也能带来对某种职业“单薄”想象的破除。没有一项工作可以被轻视,在“伤仲永”之前,不如让理解与尊重先行。

个体的职业选择与

涌动的社会情绪

在职业等级论之外,究竟如何定义一份工作的好坏?

其实,这是个人选择与权衡的问题。每一位进入社会的求职者想必都是在深思熟虑之后才迈出最后一步,我们很难以求职者的学历、工作的薪资等要素作为单一的评判标准,更多还是取决于主体的意愿。

正如肖雨来(化名)在接受极昼工作室采访时所说,“北京这些所谓的知名企业,年收入就算有50万又如何,生活质量完全比不上我在老家的卷烟厂上班”,个体生活侧重点的不同引起选择的迥异,不同的人都在现实和理想之间敲定各自最后的落脚点,并不存在高低贵贱之分。



某卷烟厂工作环境
值得我们关注的是,媒体报道和社会舆论对“名校生‘下嫁’某岗位”故事的过度偏爱和反复讨论,很有可能使公众对“部分真实”夸大解读,将其视为社会现状的全貌,并以此比照他人、代入自我,进而陷入主体价值判断失衡的困局。

例如,名校生从事基层或一线生产工作的事件旁,时常伴随着“读书无用论”的呛声,也传播着教育内卷下“文凭贬值”的群体焦虑,人们在对“教育”的失落和狂热中来回拉扯,最后只能归结于现实的荒诞和无序。


“读书无用论”
事实上,类似“名校生去卷烟”、“北大硕士送外卖”等某一个或某几个人的职业走向只是芸芸众生中被筛选出的个例,背后更有名校光辉下不为人知的私人考量。但在身份标签被不断放大强调后,他们的行为很有可能遭到具有特定指向意味的误读。

因此,在跳出职业等级观之外,我们还需要从互联网议题带来的情绪压迫和临近感中抽离,更理性地回望自己,也更真切地理解他人、反观社会。

或许,当某某某的工作岗位不再成为奇闻时,我们才真正做到了睁眼看现实。

参考资料:

[1]《卷烟厂里的年轻人:清华硕士在卷包车间,夜班令人怀疑价值》极昼工作室

[2]《卷烟厂流水线上研究生超30%,名校毕业去卷烟厂当工人是浪费吗?》每日人物社

(图片来自网络)

               
文章转发自网络。如有侵权实属抱歉,请及时联系客服删除!原文地址:http://mp.weixin.qq.com/s?src=11&timestamp=1626847209&ver=3203&signature=pvrOhGqkG7Fx7qLtMe0pNWJzv2*7k*q-s39GcQiINEJxP9ZYtr3wvXQ3ku3IRkFhD9JWhVV79*XB89j1HmbTpCrsHZ0yyUlZi36gJt8AsARDWA8cNPJ16v7c4vbwVG17&new=1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x
礼业之家:中国首家礼业交流平台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微信公众号,使用更方便。

帮助中心
平台介绍
使用须知
功能说明
服务支持
认证服务
广告服务
商务合作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资质证件
联系我们
礼业之家
礼业之家(liyezhijia.com.cn)中国首家礼业交流平台!创建于2020年疫情期间,旨在为礼业人建立一个方便实用的互益平台。以需求发布、行业交流为主,咨询学习为辅,兼备认证、品牌百科、企业名录、产品库及更多待开发的实用功能。努力成为:礼业人必备的网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